Service hotline:+86-21-67199211

Industry News

石油王国为何转投太阳能

Source:    Author:    Time:2015/7/13 14:42:14


“这个观点的提出起初不是为了支持可再生能源,”纳赛尔跟我解释到,沙特官员害怕“如果可再生能源推行成功的话,到时候还有谁会来买我们的石油呢?”不过这个观点后面有了些许转变。如果最终太阳能威胁到沙特石油作为交通燃料的第一市场,沙特王国的顽固分子可能就会打退堂鼓了。


红海沿岸最能体现沙特阿拉伯所遭遇的能源挑战。在从北贯穿至海滨城市吉达的高速公路两旁矗立着一排排崭新的基础设施。所有设施都很大型,都是以阿卜杜拉·本·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命名,这位国王在领导整个国家十年后于2015年1月与世长辞。大部分设施都是由沙特阿美公司建设,该公司除了是国际石油巨头外,还是沙特政府事务的实施者。这里有全新的阿卜杜拉国王足球馆,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阿卜杜拉国王经济城以及阿卜杜拉国王港。在这片发展区的北部一个叫拉比格的小村庄里,坐落着一座大型燃油发电厂,可为发展助力。


该发电厂由一家中国公司于2012建设完成,发电厂由2个高大的熔炉塔组成,通过燃烧重油发电。今年春天的某个早上我去参观的时候,停靠在码头的一艘油轮正往该电厂六个圆形储油罐中的一个倾倒石油。每个储油罐可容纳大约1450万加仑的石油,相当于发电厂一星期的燃烧量。天气闷热的时候,整个地方闻起来充斥着一股吉飞润滑油的臭味,这是一种深入毛孔的味道。鲁埃·沙拉比是住在公司宿舍的一名员工,他跟我说,这种油的味道永远挥之不去:“随时随刻我都能感觉它的存在。”


这座电厂需要的还不仅仅是石油,还需要淡水——每天大约需要消耗超过50万加仑的水量。锅炉烧油产生的热量用来热水,热水产生的蒸汽用来转动电厂的涡轮机。所需的淡水在这座沙漠王国里是很难供应的,大部分淡水是通过海水淡化获得的。


紧挨着发电厂的就是海水淡化厂。以沙特的标准来说,这厂的规模不算大,不过对于自来水厂来说那就大得去了。这厂看起来还是相当大型的:被迷宫一样错综复杂的水槽、管道、过滤器、水泵覆盖的面积相当于一个足球场的两倍。水厂从红海里吸取的水含盐量约为百万分之40000。经过过滤和化学处理,从另一端出来的海水含盐量就降低为百万分之25了。这是人类战胜大自然的一个表现。这个过程的每一步都需要消耗电力——而电力的主要来源为石油。


乔治·艾特胡贝尔一开始是来沙特阿拉伯教高中物理的。几年前,他开始研发一款可以让太阳能电池板在沙漠中保持干净的系统。


太阳能是一个很有诱惑力的选择。沙特在70年代开始试用太阳能。1979年,也就是中东动荡局势引发全球石油危机的那年,同年吉米·卡特总统在白宫的屋顶上安装了太阳能电池板,美国和沙特阿拉伯共同启动了一个太阳能研究站,在利雅得西北30里外一个叫Al-Uyaynah的小村里,那个时候这个村子电力设施还很匮乏。


这个站点的工作在1990年代和2000年初期曾一度陷入低迷,最近几年才又曾新被拾起。2010年,负责运营该站点的研究机构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科技城在此建立了一个小型的实验性组装线用以生产太阳能电池板。一年之后,这条组装线的产量翻了不止四倍,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计划再次扩大生产设备,这次产能预计将会翻八倍。


图尔基亲王跟我说,沙特官员想要在沙特的其他地方再建立一个除中国外最大的工厂。他说到,目标不仅仅是为了在沙特境内普及安装太阳能电池板同时也是为了出口——沙特官员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为沙特人口数量最多的年轻人提供高薪技术岗位(沙特2/3的人口年纪都小于30岁)。沙特官员同时愿意支付太阳能电池板在其他国家的安装费用,以此刺激沙特制造太阳能电池板的消费市场。市场潜力最大的当数美国,图尔基的设想是沙特利用沙特银行较便宜的开发贷款以低价击败其他太阳能供应商。


然而在Al-Uyaynah的工厂表明这个国家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设备大部分来自欧洲,太阳能电池——组成太阳能电池板的方片硅——产于台湾。就如我拜访的那天,组装线的产量一般不太高,因为原料都卡在运输途中了。曾经有一批用于封装太阳能电池板背部的塑料薄膜停放在沙特港口一个月,结果融化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在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红海沿岸最大的项目之一)上体现得更为淋漓尽致。这个数十亿美元投入的园区拥有世界顶级的太阳能研究室和能源效率相当低下的设施——我发现沙漠中部一家酒店的房间温度竟然低至62华氏度(约为16.67摄氏度),还有一个9洞高尔夫球场夜晚如白昼一样亮堂。


整个园区大约在3年之内就兴建起来了。那里有一个城市广场,奎兹诺斯三明治店,汉堡王,还有一个卖各种椰枣和不含酒精啤酒的杂货店,这些店都是从一座高耸的白色清真寺开始贯穿着整条街。还有带着红瓦屋顶的钢木办公室和房屋,散发着加利福尼亚乡土气息,以及一大批从全世界招聘而来的专家。


沙特阿拉伯每年大约花费800亿美元——超过整个国家预算的1/3——用于能源补助。


这些专家中的一位就是来自比利时的物理学家和材料科学家马克·威蒙斯克,在巴黎法国最大的石油巨头道达尔(Total)带领太阳能研究几年后于1月份来到沙特。马克·威蒙斯克跟我说,虽然建立这个大学太阳能研究室手笔很大,但这些钱花得不是很明智。该研究室包括了6台专业打印机——其中一台花费大约100万美元——这种可以在表面涂上薄层的工艺对于研究未来太阳能电池板技术非常重要。因为沙特阿拉伯想要在不久之后提高太阳能产能,威蒙斯克和他的同事正在重新配置该研究室用以集中进行短期研究,他希望在接下里几年内所做的工作能取得成功。


大学里还有一个技术初创企业孵化中心,其中一家企业的创建是为了保持太阳能电池板在沙漠中的清洁性。公司创始人是一名在澳大利亚出生的机械工程师乔治·艾特胡贝尔,他于2009该大学创办之初在校园里的一所高中教授物理。“阿卜杜拉国王的邀请,真是盛情难却啊,”艾特胡贝尔开玩笑地跟我说,带着浓浓的澳大利亚口音。


2010年末,艾特胡贝尔在大学参加了一个“一群位高权重的经理人”为实验性太阳能电池板命名的典礼。忽然,一阵沙尘暴来袭,覆盖了所有的太阳能电池板,妨碍了现场拍照。气温高达115度,每个人都“汗如雨下”,他说到,一群拿着橡胶扫帚的人进来清扫太阳能电池板。难以置信,艾特胡贝尔问及太阳能电池板平常都是如何清洗的问题。“就是这样洗的,”人们告诉他。“我清楚地意识到,这将成为中东这项新产业未来很大的一个问题。”


拿着大学资助的种子资金,他和其他几位同事开始着手设计一套无水系统。“使用通过燃烧石油淡化的海水,”他说到,“是一种很环保的清洗方式。”5年以后,他的公司研发出了一种雏形产品——一条长长的金属棒上插满鬃毛刷,由太阳能电池板供电——几个太阳能电池板生产商正在测试该装备。艾特胡贝尔计划明年就开始在太阳能电厂安装该设备。


沙特阿美在沙特王国转向太阳能的过程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家公司一开始涉足太阳能行业的举动非常小——举个例子,就仅在其办公楼边上安了一排太阳能电池板——不过该公司计划明年投入开启10个或者更多更大的太阳能项目,这看起来似乎代表着这家公司开始重视太阳能行业了。一位沙特高级官员告诉我说,他希望沙特阿拉伯在接下来的5年内能够先发展一批十亿瓦特产能的太阳能。这些项目将会建在常规燃料成本较贵的地方,这些选址要么比较偏僻要么是使用柴油。(因为炼油厂的产量不足以满足国内需求,沙特阿拉伯过去一直以国家价格购买大量的柴油。)


即使是在这些精挑细选的地址,太阳能的成本价也可能比现有的传统发电厂的电价来得高——不过这是因为传统发电厂拿到的是补贴的石油价。这也是为何政府而非私人企业在太阳能上投入大量资金。私人企业都在等待着政府给能给他们提供一些合同模板,让太阳能能够实际地与人为廉价的燃油电力匹敌。


在后方翘首以盼的是沙特国际水能和电力公司(Acwa),总部位于利雅得,在中东、非洲和东南亚拥有并运行发电厂和海水淡化厂。在过去的几年里,Acwa电力已经和几个国家签署了生产太阳能的合同——这些国家的常规电力价格都比沙特阿拉伯的高。


今年初,该公司中标承建迪拜的一个太阳能电厂。Acwa电力同意的太阳能电力售价——5.84美分每千瓦时——吸引了全世界太阳能观望者的目光。这预示着成本竞争新时代的到来。Acwa电力的总裁兼首席执行管帕迪·帕德曼纳森告诉我说,他很有信心公司一定能在项目合同期25年内获得可观的利润。“忽然之间,可再生能源成为了一个极具竞争力的选择,”他说到。


国有企业Taqnia最近达成了一项交易——以5美分每千瓦时的价格出售太阳能,这可能是全世界最低的价格了。


Acwa电力目前还仍未在沙特阿拉伯发展任何太阳能项目。不过图尔基亲王跟我说,他领导的国有企业Taqnia已经达成了一项交易——以5美分每千瓦时的价格向沙特电力公司提供太阳能——这个价格比Acwa电力近期答应给迪拜的价格还便宜。“这是目前为止我知道的世界上最低的价格了,”图尔基说到。


这项交易可能是未来商机一个诱人的信号,不过离沙特阿拉伯3年前宣布的完成410亿瓦特太阳能产量的目标还相去甚远。1月份,沙特官员宣布目标完成日期将从2032年推迟到2040年——尽管期限拉长,怀疑者还是认为这个目标是海市蜃楼。


要向怀疑者证明就要求沙特领导要在经济上重新洗牌,洗掉几十年来堆叠的对石油的青睐。在这层意义上,沙特面临的能源挑战比世界上其他国家来得更为极端。不过如果该王国的领导人能够在政治上勇敢地采取果断措施,沙特阿拉伯,这个在太阳能行业最冷门的国家,也许会成为其他国家摆脱石油的楷模。